※選自APヘタリア,與真實歷史事件並無關聯。

※CP:米英

※事件發生點:

1773年12月16日(波士頓茶葉事件)

1775年4月19日至1783年9月3日(美國獨立戰爭)

■□■□■□■□■□

這天是風雨交加的夜晚,你獨自一人站在戰場上面對眼前的軍隊,你手裡拿著槍枝不斷顫抖,不時還會發出低嗚聲……。

 

「…阿爾弗雷德…今天…我們就在這裡做個了結…。」

 

當你說出這些字眼時,你的心瞬間刺痛了一下,你知道你現在的心情是多麼的難過,你知道你是多麼的捨不得眼前的人。

 

今天的這一場戰爭的起點要從那個時候說起--

 

你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享用著香醇的紅茶,以及翻閱著多到處理不完的文件時,此時他走了出來,並且拿著他手上的左輪手槍對著你…。

 

由於你的耳朵很敏銳,所以就連那一點小小的腳步聲你也可以聽得很清楚,你嘆了一口氣,放下手中的紅茶杯以及尚未處理完文件,道:「…阿爾弗雷德…?」

 

「亞瑟…我…。」

 

那名叫阿爾弗雷德的少年尚未把話說完,你就已經拿起旁邊的手槍,站起身把搶對準他的心臟,道:「阿爾弗雷德…不管你說多少次都沒用,……我是不可能讓你獨立的……。」

 

然而,你也很清楚明白,你不管用甚麼方式試圖要讓阿爾弗雷德留在你身邊都沒用,儘管是把他縮在家還是把他綁起來等等…。他都可以用他那與生俱來的怪力脫身。

 

「嗚…為什麼…?為什麼你非獨立不可……?」你啜泣了起來,阿爾弗雷德看著你以及你那正在顫抖的雙手,不僅想要上前安撫。當阿爾弗雷正要走過去之時被阻止,道:「…不准過來…!…不然的話我就殺了你……!嗚…。」

 

阿爾弗雷德沒有理會,反倒是繼續走向你,而你也開始害怕接下來會發生的事,害怕自己真的會殺死阿爾弗雷德,因為他可是你親愛的弟弟啊…。

 

「出去…現在給我出去…。」你放下手槍輕聲說道。

 

「亞瑟…。」阿爾弗雷德又呼喊你的名字。

 

你這次也未讓阿爾弗雷德把話說出來,聲音由大聲轉為小聲,道:「出去…!我現在不想看到你…。」

 

阿爾弗雷德聽到你這句話,他即是無奈又是難過的離開你的視線。而你在他離開後徹底崩潰在地上,把他在你身上施的壓力用哭泣的方式排除。

 

隔天,你聽見你的部下傳來的稟報,說波士頓港口那裡有居民及士兵在抗議。當你聽到這些,你便前往國會看是要如何處置這些在抗議的人。

 

「你到時候也要去北美洲查看。」

 

你聽到那人說的話,不僅聯想到阿爾弗雷德會不會也在裡面,如果在那怎麼辦?這樣子反倒是會讓人覺得更悲傷而已。

 

你不斷想如果阿爾弗雷德他真的在裡面該怎麼辦?但又覺得他不太可能會這樣做。你不斷想著,就連眼前的人叫你的名字也聽不到。

 

「亞瑟·柯克蘭!」

 

你這時才回過神來往著前面的人,那人疑惑的的看著你,你這時才從口中吐出一句話來,道:「啊…什麼時要前美州去鎮壓那些抗議的居民及士兵?」

 

一說完話,這才發現你問了一個剛剛那人已經回答過的問題,很明顯的你剛剛根本沒有在聽那人說了些什麼。

 

那人只好無奈的在回答一次你的問題,道:「明天。三月五日。」。你聽清楚後便對那人行禮轉身離開。

 

你回到家後,發現整間房子黑漆漆的一片且空無一人,當你按下點燈開關時,那份焦躁不安的心情瞬間消失。但看來看去整間房子還是只有你一個人。你好害怕,你希望阿爾弗雷德能在這裡陪伴你,即使是一下子也好,你希望他現在能在你面前,但你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……。

 

你走進書房隨便拿起一本書想要沉澱心情,但卻無意間拿到了相簿!你翻閱著相簿看了幾頁,眼淚不知不覺中又掉落下來,你把相簿闔上並丟在一旁,用雙手遮住臉,試圖抹去殘留在臉上的淚水。

 

過一會兒,你又拿起被你丟在一旁的相簿開始翻閱,雖說你越看越難過,但你還是把那本相簿看完了。

 

你抱著那本相簿,回想自從你領養了阿爾弗雷德時到現在,他是多麼的可愛,多麼的惹人喜愛呢?你閉上雙眼開始回想起阿爾弗雷每次說的話。

 

「英/吉/利啾。」

 

「我要永遠跟英/吉/利啾在一起。」

 

回想著,你的眼淚又開始掉落,那些是你跟阿爾弗雷德的種種往事,不管是開心的,難過的,生氣的等等,都包含在這些回憶裡面。

 

「英/國…我要獨立…。」

 

當你想到著句話時,你的雙眼馬上睜開把相簿放回原來的位子,去整理要帶的東西好前往北美洲。

 

隔天,你前往了北美洲--

 

到達美國的波士頓港口時,你看見了有許多士兵拿著石頭及雪球往船隻上丟。當船隻靠岸時,船上的士兵紛紛下船,只留下你一個人在船上。你望著下船的士兵們與敵方的士兵對峙,順勢張望著四周尋找著阿爾弗雷德的身影,但不管怎麼找就是找不到,看來他沒有參加這場抗議活動。

 

敵方士兵拿起地上已經揉成球狀的雪球往英國士兵丟。然而你只是待在船上看著,眼看抗議的人越來越多,英國士兵在驚慌失措之下隨意開槍,看見眼前死傷慘重的你還是沒有動身,看著前面血肉模糊的景象就像是一場大屠殺似的,你便立即下船制止船下的士兵得適可而止。

 

當然,你也在這場大屠殺也受了傷,最後還是被旁邊的士兵們獲救做檢查治療,雖然你的上沒有什麼大礙,但在要離開波士頓港口前卻看到一個如此熟悉的身影。

 

那是阿爾弗雷德,他正在望著你。他看見你受傷了,他是如此的悲傷,如此的難過且痛苦。但是他沒有用眼神表現出來,他反而裝得像不在乎且就算你受了傷也不管似的,船正在行駛,你看著他眼淚不禁又流了下來,直到你已經看不見為止。

 

「阿爾弗雷德……。」

 

這場抗議事件暫時落幕了,但幾年後的波士頓又爆發「波士頓茶葉黨事件」,革命組織「茶葉黨」喬裝成當地原住民--印第安人將我們送過去的三百四十二箱茶葉拋入海中並向國會抗議,之後事件接二連三的發生,最後引發了戰爭。

 

 

你望著眼前身穿藍白紅色調衣服的阿爾弗雷德啜泣著,一個人面對龐大的軍隊心總是會害怕的,何況眼前又有一個你最愛的人。

 

阿爾弗雷德拿著搶走向你,你不知覺的將手中的搶握緊,當他離你很近時,你瞬間崩潰在地上,眼淚也不經意的落下來,他舉起了他的槍枝抵住你的額頭,道:「亞瑟…我終究還是選擇了自由…。」

 

當你聽到這句話,有一種憎恨的感覺瞬間湧上,你好恨好恨…你恨不得現在就讓自己死在阿爾弗雷德眼前。當初說要在一起一輩子的人是你,現在說要獨立脫離你的管教的人也是你--阿爾弗雷德。你們兩個最終會走什麼樣的路還是得看這場戰爭最後的結果。

 

「…亞瑟,我可以抱你嗎…?」阿爾弗雷德把槍枝放下,語氣有些冷漠的說道。

 

你的選擇當然是好,阿爾弗雷德蹲下後把槍枝放到旁邊,你們兩個相望著。阿爾弗雷德望著你的臉,你的眼淚和雨水混合在一起,已經無法分辨那些是眼淚,那些是雨水了。

 

「阿爾…。」你知道這裡是戰場,但你還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,最終你的雙手還是環上了阿爾弗雷德的脖子。

 

「亞瑟…?」

 

「阿爾…我求你,不要走…。」

 

「不好,…亞瑟,我有我的決定…。」

 

你放下雙手,但你依然在哭,只是你不願意讓任何人看到你在哭泣,也不願意哭出聲出來,更不想讓任何人擔心…尤其是阿爾弗雷德。

 

「你這個大笨蛋……。」你站起身來,壓低了哭泣聲的音量,道。你穿著紅白藍色調的衣服,上面還沾染了血跡,然而你也受了重傷,當你的軍隊都在戰場上身亡時,你依然站在戰場上面對這龐大的軍隊直到最後一刻。


接著,你拿起你的槍枝正準備離開時,道:「阿爾弗雷德…再見了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凜夜☆同人小說 的頭像
凜夜☆同人小說

同人小說創作

凜夜☆同人小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